金融业一揽子开放政策呼之欲出
  • 发布时间:2019-03-28

记者27日从银保监会网站获悉,银保监会批准中英合资恒安标准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银保监会表示,将持续推进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持续改善营商环境,使更多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参与中国金融市场。

事实上,我国金融领域新一轮对外开放正蓄势待发。从近期监管层密集释放的信号来看,不仅金融业、金融市场一揽子开放政策正在加速酝酿,下一步还将积极构建与开放相适应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完善金融机构治理、金融市场建设、金融监管等制度规则,同时重点创造条件提供充足对冲工具,使各类投资者能够有效对冲和管理风险。

近一周时间,金融监管高层针对金融开放密集发声。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透露,银保监会正在抓紧研究新一轮的开放措施,将进一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市场准入条件,并正在研究取消或放宽年限、持股比例等数量性限制;同时,进一步拓展外资金融机构的经营范围,增加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

央行行长易纲公开阐述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的五点考虑”,包括将坚持金融服务业开放、金融市场开放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相互配合,协调推进。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完善金融业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开放。改善营商环境和完善金融监管。

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表示,将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下一步将着力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可汇兑项目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构建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此外,他表示,未来还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要更好发挥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提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的规则性、透明度和市场化水平,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领域进一步对外开放将是大势所趋。一方面,外资对进入中国金融领域有巨大需求,想参与分享中国经济成长的红利。另一方面,我国金融领域也需要引进竞争,更好发挥市场功能,优化资源配置效率,学习新的技术、理念,完善金融制度建设。

金融业对外开放去年开始按下“快进键”,近期,金融开放又有新推进。北京银行日前公告称,董事会同意该行与荷兰安智银行共同出资人民币30亿元发起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另外,4月起,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将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梁治文表示,尽管当前中国债券市场外资参与度相对较低,但是正在逐渐提高。对国际投资者来说,市场更加规范透明、信息共享等因素都非常重要。摩根大通全球指数团队预计,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准指数,将带来高达2500亿到3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开放政策密集落地,我国金融开放水平也将进入更高层次,除了落地一系列开放政策吸引外资,金融制度建设和金融风险防控被提升到更高位置。易纲表示,未来将适应不断提升的金融业开放水平,进一步完善我国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进一步完善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丰富政策工具箱,加强金融市场的实时监测,阻断跨市场、跨区域、跨境风险传染。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机制。

他还表示,今年将重点创造条件,提供足够对冲工具,使各类投资者能够有效对冲和管理风险。他指出,金融市场要提供各种金融对冲工具,有足够的流动性,使得市场主体买的进、卖得出,能够进行有效套期保值,对冲风险。当前,对冲工具、衍生品和其他金融产品还须进一步发展。

赵庆明表示,金融对外开放将提高金融风险防范的复杂性,也可能会对我国金融以及实体经济造成不利冲击。例如,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大,资本加速流入国内市场,一些短期资本集中快进快出,可能带来经济金融的过度波动。因此,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需要不断提高自身风险预警和管理能力,加快监管体制改革,健全各项监管制度。

经济参考报